• 林大棟中醫師

【阿旺醫師的心情醫案網誌】來診的老朋友

矽谷的上下班塞車之嚴重,一直是近年來筆者心中之痛。

原本公司並不遠,沒有塞車的話不過半個小時車程。

早上花一個半小時上班,下午若非晚回家再要開一個半小時。

現在診所位置只有原來上班距離的一半,

加上排診可以略避開時間,

所以現在去診所上班只要二十分鐘左右。

坦白說這是之前不敢想像的。

完全業醫為生,一開始來診的人數沒有什麼增長。

所以可以多花時間在一個來診者身上。

有些幾年前就看我的老朋友在好久不見後,又在晚上的診在診室出現,

大家聊起近況,感覺特別親切。

這位先生近六十歲了,但還是身強體壯地工作著。

幾年前他曾有心臟方面的問題,還曾經昏迷至危急的地步。

五年前他來看診時,我發現他有嚴重的代脈,心跳每三下就停一下。

這個問題不小,根據我的老師倪海廈先生的說法,

這樣一般來說如果不治療,心臟可能只能再運作三年。

當時我當然不敢隨便告訴他太多,

畢竟那對他的問題也不會有太多的幫助。

後來用了通套方灸甘草湯的加減,

終於在一個月後心跳恢復到近三十下才一停。

這星期他和太太又出現在診間。主要是看他太太的診。

和他們聊了一會兒。在她太太在留針的時候,

我們開心地聊著天,

我們談到之前一起走過的病苦。

他們是在我第一個小小診所的時侯就來診的病人。

當時我還剛起步,常常得到他們的鼓勵。

我們聊了很多,就像在當年那第一個小診所時一樣感受。

大家熟識久了就成了老朋友。

那種感覺非常地溫馨和自然。

也好像回到了那最初的起點,

那樣充滿自信和熱力的時期。

聊著聊著,他忽然問我一個問題。

他的左小腿近日常會痠痛,無論怎麼推按都沒有什麼改進。

有時侯會好一點,但有時痛得難受。

「那你現在痛嗎?」我問他。

「現在是痛的」他回答。

這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如果病人在看診的時候說他有哪個地方痛,但現在完全不痛。

這時候的治療你根本不知道有沒有解決他的問題。

事實上這種有時候痛有時候不痛,

某個時段或某個姿態會痛的問題,

通常是比較容易解決的。

現在他正在痛,我想是治療的好時候。

對於小腿痛,之前多選用臀部原始點來解決。

但患者甚痛而且操作者也不輕鬆。

而且在下一個時段還有別的病人,時間上有些趕,

畢竟這是臨時才說的。

二話不說,馬上用近日承邱榮鵬醫師傳授的心法。

請這位先生趴下,調整其身體的「勢」,將其擺放好。

在小腿上找一個打手(觸手處感覺怪異)的點,

用很小很細的針配合捻轉的手法。

不留針地運針二分鐘。

「好,你可以起來了」

這位先生半信半疑地爬了起來,才這麼短的時間就叫他起來了。

我問這位先生感覺如何。

「哇,不痛了,一點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這麼快」他高興地不斷踏步。

他一再感謝我的幫助。

其實不止有他驚訝,我也覺得很驚訝。

因為下一個病患已經來了,我也只好幫她太太起針,收工。

對於針灸的神奇,我覺得是可盡畢生之力追求的啊。最近這個新的手法屨有奇效,現在的想法是要多做多追蹤成效,希望能有更多案例。

完全業醫之路比想像辛苦,但感謝每位來診者的支持和鼓勵。

果然高人所示,來自病患的正面回饋是我最大的快樂啊!

(大棟於矽谷)


上善堂中醫健康診所

Eric Lin

Health Clinic

  • Facebook Social Icon
  • YouTube Social  Icon
  • Blogger Social Icon